点击关闭

文化陶瓷-庞永辉直言目前定瓷生产面临的问题-奉贤新闻

  • 时间:

中秋节

大小不一的茶杯、成套的茶具、花色各式的飯碗……幾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生活用瓷都能生產。而今,陳氏定窯瓷業有限公司,規模年產7萬件套,是目前國內最早、規模最大的定瓷研究、生產性企業。

整合分工抱團發展,傳承定瓷文化對於龐永輝來說一家獨大不能成「氣候」。在曲陽縣,現有定瓷企業作坊200多家,從業人員5000多人。可即便這樣,曲陽縣的定瓷產業發展和國內其他地方相比,並不具備多大的優勢。

「我用了半年時間,做了個小碗兒,那是我做的第一件器皿。」揉泥、拉坯,差不多6個月的時間,龐永輝一直在重複這樣的動作。「比方說揉泥,必須朝着一個方向揉,什麼時候能揉好?5顆大米粒從不同的方向放進去,什麼時候把大米粒全揉出來了,就證明泥裡邊沒有空氣了,這才算合格。」邊說話,龐永輝還邊做動作,生怕記者弄不明白。

編者按:曲陽是個好地方。曲陽的好,不僅僅因為這裏存留着祭祀古北嶽的北嶽廟,殿堂恢弘,氣象莊嚴;不僅僅因為這裡是綿亘千年的中國雕刻之鄉,曲陽石雕遍天下;也不僅僅因為這裡有創于唐、盛于宋、衰于金元而今起衰振隳的定瓷。

「這是我設計的一個藝術品,取名『虛懷』。它的外觀造型像竹子,為了能展現包容性,我把口整個敞開了,顯得更生動些。再看這個工藝叫跳刀……」8月6日,在河北省曲陽陳氏定窯瓷業有限公司的藝術瓷展館里,龐永輝在向記者介紹他去年參加中國陶瓷藝術大展的金獎作品,定窯跳刀紋瓶?虛懷。

利用滾壓成型方法,成功研發了不同裝飾的印花系列日用瓷產品,遠遠超越了定瓷手工拉坯成型的生產效率……

長城新媒體記者 楊亞紅 路欽淋 曲陽報道

在大多數人的概念中,瓷器外形精美,價格也「美麗」,大多當擺設看,似乎有些「華而不實」。如何讓瓷器生活化?走進尋常百姓家裡?這是龐永輝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定窯自古無大件,常說『高不盈尺』,最多到40公分就算大件了。那是建國60周年的時候,我們要做突破40公分的大件藝術品,為共和國獻禮。」拉了上百個坯子,不是開裂就是變形。說起第一次做大件,龐永輝依然記得清楚。「心裏覺得特別難受,難受在哪?既想保證定瓷的玉潤靈動,有氣韻,呈現出它的儒雅。但是在嘗試做大件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失敗。」

「白如玉、薄如紙、聲如磬」,這就是定瓷。其刻花瀟洒奔放、行雲流水,印花精細考究、華貴典雅,輔以剔花、堆花、貼花技藝,是我國傳統陶瓷文化中的珍品。早在宋代,定窯與「汝、官、哥、鈞」窯並稱「五大官窯」,創燒于唐,盛于宋,衰落於金元,持續燒造時間700餘年。定窯遺址,就在曲陽縣靈山鎮澗磁、燕川村一帶,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我們通過與清華美術學院陶瓷系、景德鎮大學形成校企合作,解決自主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同時還做了大量私人訂製產品,實現了藝術瓷到個性化生活用瓷自主研發的根本轉變。」龐永輝告訴記者,如今在曲陽縣從事定瓷生產的企業,也都能做生活用瓷,曲陽縣的定瓷在向當代轉型。

在定窯大件作品的拉制上龐永輝在不斷嘗試,為之努力。不少看過他拉皮技術的行內專家評價其拉坯大氣洗鍊、飽滿流暢,並形成了一套當代定窯拉坯規範。

20多年的時間里,龐永輝不僅在拉坯技藝上精進,他還在跳刀紋裝飾上下苦工。在繼承唐代少有的陶瓷跳刀紋裝飾后,龐永輝不斷創新,發明創造了適用於現代的各種跳刀工具,先後整理出了點狀紋、網狀紋、繩紋、水紋、單刀及復刀紋等十幾種紋樣。通過對泥坯乾濕及不同弧線的把握,力量與速度的調整,龐永輝定瓷作品的跳刀紋裝飾呈漸變有序排列,節奏明快,簡約質樸……

龐永輝和工人一起工作。「每次遇到問題,想盡一切辦法去解決,雖然這中間有沮喪、有迷茫,但是我從沒想過不幹。因為我喜歡,所以始終對它有期待。」因為喜歡,所以從未覺得枯燥;因為渴望,所以一直充滿期待。對於龐永輝來說,定瓷在「引誘」着自己,吸引着他去探究。

看到這,相信您對定瓷有了個初印象。

「發展要抱團,把大家集中起來進行資源整合,可以相互比較、找差距。另外每道工序有詳細分工,不再像原來那樣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沒有任何交流就不會有進步。」龐永輝對記者說,為了支持定瓷產業的發展,曲陽縣出台《關於推動定瓷文化產業創新發展的意見》,並設立了500萬元的專項資金。

這種創造性,是曲陽「文採風流今尚存」的原因,也是其繼往開來的底氣。

龐永輝創作中的作品。長城新媒體記者 路欽淋 攝

讓定瓷走進尋常百姓家「據我們統計,茶器產品能佔到50%左右,整個的生活用瓷這一塊能佔到全年總銷售額的70%左右。」茶具、餐具、文具,眼前的這些瓷器看起來雅緻、精美,拿在手裡又多了那麼一些小心翼翼。在陳氏定窯瓷業有限公司的生活用瓷展館里,工作人員向記者打趣,「這個展館里的瓷器適合工薪、白領、還有追求品質生活的各類人群。」

1978年龐永輝出生在定窯遺址附近的龐家窪村,或許是從小的耳濡目染,亦或許是見慣了大大小小的瓷器作坊,喜歡畫畫的龐永輝1992年開始跟着陳文增先生學習製作瓷器。

定窯可以有大件!龐永輝是誰?簡單說,他是曲陽縣的一位定瓷人。往細了說,龐永輝是已故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陳文增的徒弟,「全國拉坯狀元」、河北省一級工藝美術大師、河北省一級陶瓷藝術大師、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所有工藝美術界、陶瓷界的大獎龐永輝都盡收囊中,在行業內他是著名的獲獎專業戶。

技術、人才、資金……如今在曲陽,定瓷產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產業規模和定瓷藝術影響力在日漸提升。培育了陳氏定窯、大宋定窯、秋鴻定瓷等眾多定瓷品牌,有傳統瓷、日用瓷、藝術瓷3個系列400多個品種的產品,年產值達2億元。

為解決定瓷發展難題,曲陽縣建立縣領導包聯工藝美術大師工作機制,對接了藺占獻、和煥、龐永輝等30多名定瓷工藝美術大師。定瓷職業培訓學校、定窯協會、定瓷藝術研究所等機構,也都在曲陽紮根……

龐永輝和他的瓷器。長城新媒體記者 路欽淋 攝

為了讓定瓷產品跟得上現代步伐,在龐永輝的帶領下,通過在原料加工、燒成等工藝中引進電磁鐵等現代化先進設備,提升品質,定窯的生活用瓷順利通過國家權威檢測部門檢測,安全指標全部達標。

如今的曲陽,正在為打造「中國北方瓷都」而努力,相信在眾多定瓷人的堅持下,曲陽的定瓷會走得既遠又好!

說起定瓷,龐永輝似乎擔心聽者對曲陽定瓷的文化和特點不夠了解,總想把他知道的一股腦「倒出來」。

「比如說現在大家注重健康,希望不用洗潔精,用開水一衝就能把盤子洗乾淨。我們去搞研發,通過做細原材料等方法製作出的日用瓷,鉛的溶出量相當於比國標的1/30。我們創新不是為了新而新,是為了更好地服務大家的生活。」交談中,龐永輝告訴記者,他對定瓷人的理解不僅要具備高超的技藝,還要有「閱讀」社會、「閱讀」生活的能力,這是創新的根本所在。

龐永輝在教他的徒弟刻花技巧。長城新媒體記者 路欽淋 攝

「做定瓷,在精神層面我們做的是雅文化,在視覺上我們做玉文化,在整個的作品氣質上,我們做君子文化。」說起對未來定瓷產業發展的期待,龐永輝告訴記者,曲陽縣的定瓷文化產業園正在規劃建設中,定瓷產業的發展肯定會越來越好,也會由大做到強。但要記住的一點是無論產業做多麼大,傳承的不單單是定瓷產品,而是定瓷文化,這條路一定不能走偏!

物質之外,曲陽之大美,正在於這裏人傑地靈,氣象萬千,在於這裏山川溝谷間蘊藉着靈動的創造氣息。任何一件事,只要做就要做到極致,做到精益求精,做到出人意料。

「我們現在從原料加工採集,一直到產品成型,所有的工藝都是自己來做,這樣造成了每一道工序做不精。關鍵是每家都是封閉狀態,自己不出去,外邊的信息進不來,這也導致各家的技藝水平高高低低。」龐永輝直言目前定瓷生產面臨的問題。怎樣將生產力不一、技術參差不齊的定瓷企業進行提升?在龐永輝看來,整合分工就是個不錯的法子。

曲陽縣航拍景。與龐永輝而言,從做瓷器開始,他就牢牢記住師傅的話。「最初受制於周圍的環境,我們一直在做高仿。後來我師傅就說必須要做自己的產品,去把定瓷真正傳承發揚。」回憶起27年圍着瓷器打轉兒的日子,龐永輝說只有一次讓他感到難過和無措。

一次次打擊、一次次嘗試,那一年多的時間,不但考驗着龐永輝的拉坯技術還考驗着他對定瓷的一種堅守。龐永輝說還好他沒有為了做成大件而做大件。最終龐永輝通過加長泥的成熟時間、改進拉坯工藝,在保證定瓷特性的基礎上,製作出了一個60公分的瓷瓶。

在做大定瓷產業的同時,曲陽縣還投資5000萬元建設陳文增定瓷藝術館,舉辦了中國定瓷文化藝術節,傳承定瓷文化。

在燈光的映襯下看着晶瑩剔透的兩隻茶杯,記者搖搖頭表示「不敢猜」。龐永輝笑了笑說,「別怕!這套茶杯應該在500塊錢左右,你能買得起。」看着展館里從幾十到上千塊不等價位的瓷器,似乎聞到了生活的味道。

定瓷燒制藝人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龐永輝。長城新媒體記者 路欽淋 攝

「把曾經的藝術品生活化,讓千家萬戶的人都能用到定瓷,讓定瓷走進生活,它的文化才能被更多的人了解、知道,才能談傳承。」說完,龐永輝拿起身後的一套鑲有金色邊線的茶杯,讓記者估下價格。

當代的定瓷要為當代服務,高超的技藝要適應我當代的生活。這是龐永輝在對產品進行轉型創新過程中的堅持。

對定窯的拉坯手法進行改進,所製成的毛坯只在坯體表面平修一兩刀就能達到規定的厚度,不但提高了生產效率,還降低了生產成本。從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定瓷人開始,龐永輝就沒有停下過腳步。他發明了中空拉坯及雙層拉坯技藝,這在陶瓷拉坯史上是從未有過的。

60公分,這隻是龐永輝做大件定瓷的開始。經過20多年的學習摸索,如今龐永輝已能製作高度100公分左右的瓶類,直徑50公分以上的盤碗類作品。定瓷也可以做大件了!

今日关键词:柳岩称暧昧不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