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方丽娜文学-方丽娜是鲁迅文学院吸收的第一个海外华人作家-新闻发布会新闻稿

  • 时间:

齐达内兄弟离世

第一眼讀到方麗娜的小說就有驚艷神奇之感,那是一種屬於歐華文學的獨特氣質。她的創作雖然爆發在近十年,但起點很高,出手不凡。在她的小說中,一舉超越了海外華文學多年來所表現的文化衝突的傳統母題,直指人類的情感困境和生存困境。

讀方麗娜的小說,首先被吸引的就是她對人性的敏感度和洞察力。方麗娜小說中的蝴蝶意象,實際上就是人物靈魂的象徵。

小說《斯特拉斯堡之戀》,呈現的則是當代文學的新景觀。在一個跌宕起伏的跨國故事里,通過歷史的重逢,充滿了往昔的回憶。方麗娜在處理這類國際題材時下手很重,直面命運轉折的痛苦,身處異國他鄉,舊情無法續緣,人生也無法從頭再來。

方麗娜:異軍突起的歐華作家(海外華文作家研究)

方麗娜,生於上世紀60年代,祖籍河南,現定居奧地利維也納,擔任歐洲華文文學會副會長、奧地利華文筆會會長、歐華作協會員,著有散文集《遠方有詩意》《藍色鄉愁》、中短篇小說集《蝴蝶飛過的村莊》等。作品見於《人民文學》《作家》《十月》等,多篇作品被《小說月報》《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等轉載,被譽為近十年中最具實力的歐華作家之一。

在我看來,好的文學作品,除了震撼人心的故事以及深度情感的感染力,還要在生命哲學的意義上進行探索。方麗娜的作品,不僅有一種來自北方厚土的歷史積淀大格局,而且具有着冷峻犀利的哲學思考。她寫人類的情感困境,實際上表達的是她對人類的性別、家國的苦難充滿悲憫情懷的哲學思考。方麗娜用自己的筆,非常典型地再現了在全球化的新時代,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在走向世界的過程中所經歷的身心困境以及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她的這一努力,讓海外的新移民文學在題材及主題的拓展上都獲得了重大突破。

方麗娜2010年的一天,遠在美國南部的我打開了北京寄來的《文藝報》,其中有個版面叫「文學院」,專門介紹魯迅文學院的作家作品。忽然發現了一個叫方麗娜的名字,驚奇她卻是來自奧地利。後來才知道,方麗娜是魯迅文學院吸收的第一個海外華人作家,也是迄今魯迅文學院吸收的唯一海外學子。

在小說集《蝴蝶飛過的村莊》里,方麗娜的筆端浸染着濃郁的女性主義深情,美麗的蝴蝶,其實就是女性的靈魂,也是跨越生死的幻影。在大時代的轉折與動蕩中,女性移民的個體生命更加坎坷與艱辛,她們匍匐在大浪淘沙的前沿,經歷着極為殘酷的博弈與掙扎。無論是從歐洲到中國,還是從中國到歐洲大陸,在時間與空間的跳躍與跨越中,方麗娜塑造了一系列個性鮮明的各類人物,毫不留情地挖掘着人性的黑洞。

與其說方麗娜是「異軍突起」,不如說她是一個厚積薄發、完全準備好的作家。在2011年方麗娜發表的第一個短篇《花粉》,其鮮明成熟的風格就已形成。

方麗娜的小說,是有獨特的移民文學特質,成為世界華文文學的新收穫。(陳瑞琳)

從《夜蝴蝶》到近期完成的《蝴蝶坊》,小說的主角依然是凄苦無告的女性,但作者的國際性大視野不斷拓展,批判現實的鋒芒更加犀利、深刻。《蝴蝶坊》里的女人,讓人震撼也讓人同情。作為一個移民作家,方麗娜毫不掩飾地寫出了中國人走向世界所面臨的各種困境,尤其是女性同胞所經歷的痛苦。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07月17日 第 07 版)

今日关键词:北大牌匾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