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人体前往-冯玉初中没毕业-陈仓新闻

  • 时间:

上海警察禁毒MV

李有還記得,他第一次帶毒入境,也是在一家酒店將毒品排泄出來洗凈。遙控他的人讓他帶上毒品到一個指定路段,手裡拿瓶紅牛飲料等待即可。不一會兒,就有一個陌生人過來,給他支付運輸毒品的報酬,帶走毒品。

半月談記者:朱國亮

馮玉被查獲時,吞在肚子里的60顆拇指大小的毒品,已有28顆排出,餘下32顆是在警方監督下,經醫生指導,利用開塞露等藥物,耗時一天一夜分多次才排泄出來。

馮玉初中沒畢業,就去上了職高;李有初一就出去打工,後來象徵性地參加了畢業考試,拿到初中畢業證;高明則壓根連初中畢業證都沒拿到。

馮玉的遭遇高明、李有同樣有過。但瘦弱的高明只能吞下30顆毒品,交給下家后,毒販給他支付了4000元報酬。高明後來成了中介,介紹一名「騾子」,賺取2000元中介費。

去緬甸運毒之前,馮玉本在廣東省中山市務工,收入不高花銷大,手頭比較緊。

吞到第56顆時,馮玉吐了,肚子脹得難受,便向毒販們討饒,但對方不管不顧,執意要他吞下65顆,說吞不下就要虧本。馮玉又勉強吞了2顆,實在難受,再次討饒。對方才鬆口說,必須吞下60顆。無奈,馮玉隔了一會兒,又勉強吞下2顆。

一天晚上,馮玉發微信給高明,問他有沒有掙快錢的路子。高明告訴他,有一個活計來錢快,一次能掙1萬元。馮玉沒多問、也沒多想就答應了。第二天對方就發來路費,不僅包括吃喝、住宿費用,還有煙錢。

李有帶毒次數最多,共3次。第一次,李有掙到7000元。吞咽毒品雖難受,但來錢快,後來他又決心前往緬甸再「苦」幾次,沒想到第三次就被抓了。

在南京鐵路公安處新近破獲的這起人體販毒案中,17歲的馮玉是落網的4名人體販毒「騾子」之一,4人被抓時均不滿18歲。

因為是第一次,之前毒販還對馮玉進行了「測試」和「訓練」,將蘋果削成拇指大小,即一顆毒品大小,讓馮玉嘗試吞食。馮玉輕鬆咽下去了,但吞食毒品的感覺和吞蘋果完全不同,吞咽起來要困難得多。

「一顆一顆地吞,吞一次,喝一大口水,最後總共吞了60顆,每顆5克,耗時約四五個小時。」馮玉說,毒品卡在喉嚨里時最難受,吞下反倒好受了,只是到最後肚子脹得難受。

待遇如此之好,出乎馮玉預料,他很快就辭了工作前往緬甸。一路上,他很享受這種處處被人安排好的感覺。到了西雙版納與緬甸接壤的一個小鎮,還有專人過來接上馮玉,偷渡至緬甸,安排住到一個叫大富豪的酒店。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12期

「苦」來的不是金錢,而是牢獄生活

導讀「吞到第56顆時,我吐了,胃鼓鼓的,脹得難受。」回憶吞咽毒品的過程,馮玉(化名)的眼中依然閃過一絲恐懼。幾經討饒,最後他勉強吞下60顆。

在酒店又免費吃住玩樂幾天後,毒販們給他買了一身新行頭,包括衣服、鞋襪、背包,馮玉終於接到任務。那天晚上,有人用黑色塑料袋提來包裝好的一顆顆海洛因,馮玉也沒能吃任何東西。到了零點,他開始在一個陌生人的監視下吞食這些海洛因。

馮玉簽字確認從其體內排出的毒品有沒有掙快錢的路子?所謂人體販毒,即在境外將包裝好的毒品吞進肚子,然後乘坐飛機等交通工具偷運到境內各地,再將未消化的毒品排泄出來洗凈交易。而那些吞食毒品攜帶入境的販毒人員則被形象地稱為「騾子」。

馮玉是典型的留守兒童,從小由奶奶照顧,父母長期在外務工,2017年父母離異;李有在單親家庭長大,上小學時,父母就離異;高明家庭條件不錯,父母經營着一家KTV,但忙於生意,對高明管教不嚴。

高明則是到達指定路段后,拍了一張照片發給對方。不一會兒,就有人過來取走毒品,差不多與此同時,緬甸方面也通過網絡支付發來了約定的報酬。

李有、高明告訴半月談記者,毒販們給付報酬很「誠信」,只要貨物運到,報酬也就到了,有時是接貨的人支付,有時是緬甸的毒販網絡支付。

心中打退堂鼓,卻已沒有退路在馮玉入住前,酒店已住有好幾個「騾子」,都在等着運貨,年齡與馮玉相仿。這時,馮玉已知是要販毒,心中開始打退堂鼓。但是,此前好吃好喝哄着馮玉的毒販們卻拉下了臉,威脅說如果中途退出,就要家人寄錢來,要加倍賠償來時的各項開支。

不敢反抗,加之看到身邊確有運毒成功收到錢的,馮玉橫下心,抱着僥倖心理決定干一票:「大不了被抓,關上15年。」沒想到第一次就被逮個正着。

這些「騾子」們為了一個共同的「執念」——「苦」一兩天,就能掙上萬元。於是,他們一個介紹一個,一起走上了邪路。

一吞完毒品,毒販立即用摩托車將馮玉送到邊境線,再用轎車送至西雙版納機場附近的鐘點房休息。之後,又讓他踏着點到機場,乘坐前往成都的飛機。到成都后,在一鐘點房稍作休息,又轉機前往湖南長沙,隨後包車到漵浦縣一酒店排出毒品。不想,排泄毒品時被抓。

在看守所待審的日子里,3名少年均後悔不已。他們沒想到,他們「苦」來的不是金錢,而是漫長的牢獄生活。

馮玉參与人體販毒,系高明(化名)介紹;高明參与人體販毒,由李有(化名)介紹。三人是同鄉,也是初中同學。

「沒文化、沒手藝,卻都想掙快錢。」南京鐵路公安辦案民警胡豐揚說,金錢觀扭曲、法律意識淡薄是這些孩子落入人體販毒陷阱的關鍵原因所在。

今日关键词:卡拉斯科处罚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