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9月2日起每日中午十二时到晚上十时驻场「仇警灵堂」折衣纸-伊朗新闻网站
点击关闭

樟木头新闻-由9月2日起每日中午十二时到晚上十时驻场「仇警灵堂」折衣纸-伊朗新闻网站

  • 时间:

金沙农贸市场垮塌

大公報記者 施文達、調查組(文、圖) 李斯達(資料)

8月31日,警方進入太子站制止暴亂。事後,暴徒一方利用現場消息先後的誤差,無視警方、醫管局及消防處的一再澄清,編造出太子站「死三人」,「離奇失蹤死亡」,「警方毀屍滅跡」等謠言無限發酵。跟着就有來歷不明的女子到太子站聲稱「代朋友尋屍」,結果在網民紛紛質疑其「戲子」身份後銷聲匿跡。

收錢政治騷 分工細緻記者發現,社民連的燒衣紙「演員」較少與途人閒聊,對鏡頭亦敏感,錢銀交收都刻意遠離「靈堂」。9月27日,一名在場打點的口罩男與一名女子鬼祟地走到「靈堂」對面街的港鐵站C1出口,該女子從背囊取出一疊錢給口罩男,男子收好錢後,二人再返回「靈堂」貼仇警海報。凌晨二時二人同時「收工」,口罩男在彌敦道乘坐往屯門小巴,口罩男更在小巴上,拿出一疊五百元紙幣點算,面露滿意。他其後在泥圍村下車。

穿花衫的摺衣紙老婦自稱阿Lee,年68歲,她最初不願透露為哪一個政黨做事,後來承認是眾志的義工。阿Lee說兩年前起自薦加入眾志義工團,平日由白田邨坐巴士轉搭港鐵到眾志位於香港仔的辦事處,曾幫手派傳單反對明日大嶼填海計劃。阿Lee表示,由9月2日起每日中午十二時到晚上十時駐場「仇警靈堂」摺衣紙,已沒空做義工。她說,再駐守「靈堂」三星期後便將離去,為黃之鋒參加海怡區選派傳單拉票。

「尋屍騷」演砸後不足五日,又冒出來一班半老徐娘中年婦,口口聲聲自稱見到太子站「三冤魂」,把港鐵太子站B1出口,用白花裝置成「仇警靈堂」,設牌位、點香燭、在路邊擺起櫈仔,天天由朝到晚摺衣紙元寶。入夜又有肥婦及短髮婦兩人推着手推車,運來化寶盤,焚燒紙元寶,身旁還有一兩名年輕口罩男協助灑「溪錢」,兩幫人滿有默契,一幫人摺衣紙,另一幫則燒衣唸經,分工有致。

圖:縱暴派政棍捏造謠言、人為打造出來的太子站「靈堂」,一個多月以來,成了黑衣暴徒誣衊煽動仇警的「景點」

曾被揭收受黎智英25萬的梁國雄及100萬的社民連,營運資金一直源源不絕。大公報記者有一晚留意到,駐守在社民連肥組旁的口罩男看完電話訊息後,向肥姐身旁協助燒衣的女士耳語一番,該女士說:「得喇,你哋要啲咩我去買。」該女士似乎對新「柯打」不大認同,說:「痴線,太古先唔會畀你哋燒嘢。」

據阿Lee說,每日傍晚才來,燒紙化寶唸經的那位「肥姐」,是社民連成員。「佢哋(燒衣紙婦群及現場打點的口罩男)今日晏啲到,有部分去接黃浩銘出監,另有部分去法庭聲援被捕人士。」阿Lee說,摺衣紙與燒衣紙的兩幫婦人雖份屬不同政黨,並無衝突,「眾志、社民連理念一致。眾志過檔社民連都無問題。」

縱暴派搞太子站「靈堂」,造謠煽動市民仇警情緒,吸納新暴徒。《大公報》連日調查發現,圍繞在「仇警靈堂」外起壇、摺衣紙、燒冥鏹、聲稱見鬼、大講鬼故的一班「市民」「街坊」,其實是由「港獨」組織眾志義工及社民連的核心分子所飾演;另有大學「黃師」帶隊張羅「舞美設計」,以及一班蠱惑仔收錢「睇場」,還有神秘的外籍人士遠距「監場」。在一班台前幕後人員的合力演出下,一個多月以來,太子站「靈堂」成了宣傳仇警的地標,白天裝神弄鬼造謠惑眾,晚上暴青聚集圍攻旺角警署。縱暴派還想把這種以假亂真的手法複製到其他地方,昨日重陽日在此大搞表演,繼續煽動仇警情緒,並對旺角警署發起新一輪攻擊。

呃神扮鬼 實為眾志義工《大公報》記者近日跟蹤日日開壇摺衣紙燒衣的幾名成員,發現這班聲稱自發到此、互不相識的「市民」「街坊」,其實有政黨背景。記者9月25日見穿花衫的摺衣紙老婦與向途人聲稱見到「冤魂」的紅衫婦結伴,到附近花園街一間紙紮舖買衣紙。入夜,紅衫婦步回西洋菜北街的居所;花衫老婦則返回白田邨。而燒衣紙的肥婦人,每晚約十時許便收拾化寶盤離開,孭起背囊,步往彌敦道,乘搭巴士返屯門寶田邨的公屋單位。

今日关键词:魔兽世界怀旧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