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县域建设-“县域自身人才、技术、能力不可能支撑智慧城市建设”-新闻娱乐通

  • 时间:

快递业黑名单制度

一張是高青縣領導講話中「基礎差、底子薄、人才匱乏、技術落後、經濟總量小、工業水平低、縣域經濟發展緩慢,傳統產業競爭力弱」的高青;一張是在2018年巴塞羅那全球智慧城市博覽會上奪得全球智慧城市「數字化轉型獎」、2019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獲「智慧城市最佳移動創新獎」的高青。

於是,在國家信息中心設計和指導下,高青縣引來了華為這一重量級合作夥伴,以一體化平台對接縣域資源需求和各項應用集成,接入並且運行網格化黨建、政務、警務、醫療、安全、環保、交通、城管等20多項智慧應用,鏈接千家萬戶的新型縣域的智慧城市。

「縣域地區在國內來講差異非常大。」單志廣表示,東西差異、南北差異、不同信息化發展程度差異,需要更加精細化的設計和運營模式,不是一個模式「1+幾」就適用全國。

「與此同時,安全生產,生態環保,社會穩定,民生改善,對縣域經濟社會發展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更嚴的要求。」崔玉棟說,行政管理和工作運行方式落後、管理粗放、資源浪費、效率不高的問題日益凸顯,成為制約縣域經濟發展的主要瓶頸。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高青縣委縣政府決心走一條「以高補晚、彎道趕超」的路:數字化轉型發展,下決心建設真正意義上的縣域智慧城市。

隨之而來的是聯動影響。據高青縣縣委書記王金棟介紹,兩年多時間里,高青全縣實現了時空地理信息一張圖和寬帶專網,窄帶物聯網的縣域全覆蓋,為5G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落地應用提供場景、環境,智慧城管、智慧環保、智慧醫療等一批應用上線運營,群眾生產生活更加便捷。黃三角物聯網產業園建設加快,1.3萬平方米的大數據中心一期已經建成,寶成電子、前進電子等一批高新技術企業入駐園區,造福了全縣40多萬人民。

單志廣說,智慧化建設不是把每一個人都強行改造成網民,不是把社會的每個系統、每個角落都生硬地貼上智慧的標籤,應該和空氣和陽光一樣,可以為居民帶來由於技術所產生的便捷性,宜居性。

「比如一些疾病在本地甚至在淄博市都看不了,要到濟南、北京去看。我們遠程醫療就想把走出去的事情,通過『遠程醫療』引進來,但引進來什麼?是非常具體的。」楊學山舉例說,高青醫院的能力有哪些不足,需要把哪個醫院、哪個人引到高青來?高青的病人看病可以不到淄博、濟南、北京去了,這才是智慧城市應由的「智慧」。

資料圖。 張亨偉 攝資料圖。 張亨偉 攝5G智慧城市來了 「小縣城」怎麼辦

「在中國2000多個縣域城市裡面,各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基因,也有各自的『痛點』和需求。」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主任單志廣說,即將到來的5G背景下的智慧城市,可以破解這些「痛點」,讓「小縣城」居民享受公共服務均等化的便利。

一個小縣城的彎道超車「新舊動能轉換期,企業關停倒閉破產,職工下崗,資產閑置,債務風險等諸多矛盾,問題嚴峻複雜。」在6月28日召開的2019年「新縣域⋅新城鄉⋅新動能⋅新發展」縣域智慧城市峰會上,當著國內67個縣政府相關領導的面,高青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智慧高青建設指揮部指揮長崔玉棟「自曝家醜」。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推進電子政務,建設新型智慧城市等為抓手,以數據集中和共享為途徑,建設全國一體化國家大數據中心,推進技術融合、業務融合、數據融合。

2014年8月29日,經國務院同意,發改委、工信部、科技部、公安部、財政部、國土部、住建部、交通部等八部委印發《關於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落實本指導意見提出的各項任務,確保智慧城市建設健康有序推進。

楊學山認為,當前各種業務中發生的數據,只有很少的地方進行了「有效的積累」,很多地方對系統發生的數據視而不見。

「縣域自身人才、技術、能力不可能支撐智慧城市建設」,這是高青縣領導班子的共識。

「一談到智慧城市建設,我們往往面向的是大中型城市。」單志廣表示,中國的廣大縣域地區才是老百姓生活和工作的第一線,更應該加強智慧化建設。

智慧城市並非「大城市的專利」

「高青的縣域智慧城市底座已經建好。」崔玉棟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未來在農業現代化、醫療、教育、智慧村莊等國家明確提出的建設內容方面,都會有高水平呈現。

崔玉棟表示,有些同志曾經對智慧城市建設提出一些疑問,「比如智慧城市建設是不是政績工程?能不能賺錢?有沒有風險?是不是可以持續?」

自2008年底智慧城市的概念提出以來,我國智慧城市建設快速發展,多達幾百個城市先後提出建設智慧城市,各地在資金、設施、應用、人員等方面進行了大量投入。

而這僅僅是「智慧高青」的開始。王金棟說,在率先打造和運行縣域智慧社會1.0的基礎上,華為、京東雲、海爾智能、東華軟件、華高控股、泰華智慧等一大批知名高新企業正主動與高青開展落地合作,推動縣域社會由數字化轉型到數據驅動發展。

「『大數據』資源的基礎在一個個人、一個個企業、一件件事務。而這些都在類似高青縣這樣最基層的縣域範圍內發生。」工信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兼職教授楊學山表示,大數據是從數據產生的那一刻開始進入到系統,經過系統裏面的功能把它整合、清洗,形成符合我們整體要求和標準規範的積累過程。

楊學山建議,建設縣域智慧城市需要有一個以互操作為中心的統一的軟件體系,能夠真正實現不間斷協同,讓各個事務能夠共同運轉;要有一個針對數據收集和使用的邏輯體系,講清楚數據的來源、數據的所有權歸誰、以及誰能用等等。

山東內陸、黃河邊上的淄博市高青縣,有着兩張截然不同的面孔。

今日关键词:中国工人缅甸死亡